千崎

「福勒斯特啊,」我笑嘻嘻的將一束鮮紅的玫瑰花塞進他懷裡,「嫁給我,成為我的人吧,嗯?」
「...」他瞟了我一眼,眼裡風光無限。「你昨晚沒吃藥?有病就別出院了。」

这张没截好,庄周原本是不透明的,和亚瑟叠一起,看上去就像抱着似的。我想说的是:
哦,基lao。(x

评论

热度(7)